400 8282 139Mon. - Fri. 9:00-17:00

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座谈会部署全部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

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座谈会部署全部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

  为贯彻落实政府工作报告和全国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4月1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北京召开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工作座谈会,总结交流地方改革做法和经验,部署全面推开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胡祖才出席会议并讲话,部分省(区、市)和改革联系示范点城市价格主管部门负责同志参加会议,北京、陕西两省市专题介绍了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做法和经验,与会人员围绕全面推开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改革进行了深入交流。

  胡祖才副主任指出,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是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关键环节。党中央、国务院对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全部取消药品加成提出了明确要求,这是一项硬任务。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认清形势,增强改革的紧迫性,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上来,坚定不移地深入贯彻落实,坚决打赢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攻坚战,确保如期完成改革任务。

  胡祖才副主任要求,各地价格主管部门要按照“总量控制、结构调整、有升有降、逐步到位”的原则,结合本地实际,积极稳妥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重点做好四方面工作:

  一是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各级各类公立医院于9月底前全部取消药品加成,除中药饮片外的药品实行零差率销售。取消药品加成减少的合理收入,主要由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进行补偿,并做好与财政投入政策的衔接,推动破除“以药补医”,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新型补偿机制。

  二是优化医疗服务价格结构。按照“控总量、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的要求,动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逐步理顺比价关系。重点是提高诊疗、手术、康复、护理、中医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项目价格,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和检验价格。

  三是同步配套相关改革。强化与医药、医保、医疗等改革政策协同联动,同步推进。特别是做好与医保政策的衔接,调整后的医疗服务收费要纳入医保支付范围。要通过规范诊疗行为、降低药品和耗材等费用,为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腾出空间。要推进分级诊疗、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和强化综合监管,形成改革协同效应。

  四是平衡好相关方利益。正确处理好医疗机构、医保基金、患者等各方关系,统筹兼顾各方利益,确保医疗机构良性运行、医保基金可承受、群众负担总体不增加。要树立底线思维,高度重视保障特殊病种群体、低收入群体特别是贫困家庭的利益,保障这些群体的基本医疗需求。

  同时,国家发展改革委还从倒排改革时间表、强化督导评估、加强宣传引导、同步加强监管等方面,对各地组织实施改革提出了具体工作要求。

 

新闻延伸>>

北京医改将“医药分开”推至所有公立医院

4月8日,北京医改如约启动,覆盖3600多家在京公立医疗机构。

“像是迎接新世纪的到来。”北京朝阳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说。记者了解到,本次医改是医疗服务体系的一个大变革,其关键在于破除以药补医机制、优化医疗资源配置。

就医与每个人息息相关。被认为“迈出一大步”的北京医改,从这几天的情况看,各医院均反映运行平稳。据《工人日报》记者实地走访了解,本次医改主要涉及的三方面内容与普通群众就医有着密切的关系,记者也据此进行了梳理。

挂号费成为历史

“取消药品加成、挂号费、诊疗费,设立医事服务费。”这是本次医改的第一项重点改革任务。这意味着,“挂号费”在北京成为过去,“医事服务费”走上历史舞台。为不增加群众的就诊负担,“医事服务费”整体被纳入医保范围。

此前,公立医院的收入来源主要有3项:销售药品收入、医疗服务项目收费和国家财政补助。其中,销售药品收入常被舆论诟病,“以药养医”的体制也多有争议。“医事服务费”设立的目的就在于改变诊疗服务补偿机制——在取消药品加成和挂号费、诊疗费之后,通过收取医事服务费,对医疗机构的运行成本、提供诊疗服务的医务团队进行补偿。

“医事服务费”是医疗工作者劳动价值的体现,设立此项收费有助于引导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通过提供更好的诊疗服务来获得合理的补偿。北京朝阳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项措施其实也有助于破除人们对于医生“靠开药挣钱”的印象。此举也被认为将推动公立医院由过去卖药品、用耗材、大检查、多化验等渠道获取收益、保障运行,转变为通过“卖服务”获得收益,保障运行。

早在2012年,北京友谊医院、北京朝阳医院等几家医院就被列为医改试点,取消15%药品加成,取消挂号费和诊疗费,收取医事服务费。大部分患者经过一个适应调整的过程,对此表现出了良好的接受度。

就医花费因人而异、总体平衡

医改实施后,就医是否会比从前更便宜?这是许多人最关心的一个实质性问题。医务人员给的答案是:因人而异、总体平衡。这涉及本次医改的第二项重点改革任务:规范基本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实施有升有降的调整。

这次医改首批选择了435个医疗服务项目进行了价格调整,基本的规则是“降低大型医用设备检查项目价格,提高中医、护理手术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和技术难度高、执业风险大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逐步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

以记者看到的一组数据为例:头部CT从180元降低到135元,核磁从850元降低到400元至600元;普通床位费从28元升至50元,阑尾切除术从234元升至560元,针灸从4元升至26元。而因为每个人的就诊需求不同,“是否更便宜”也因人而异。比如,对药物依赖性较强的患者,其就医花费会有下降;而对医疗服务依赖性较强的患者,其花费则有可能上升。

但是,据介绍,此次北京医改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整经过反复论证,共有1200人次的临床各领域专家参与了历时4年的研究论证工作。根据测算,调整后患者的诊疗费用总体负担水平没有增加。

阳光采购推动分级诊疗

本次医改的第三项重点改革任务是实施药品阳光采购。在政府搭建的药品阳光采购平台上,动态联动全国省级常用药品最低价格,引导北京市同类药品价格处于全国较低水平。专业人士认为,在降低药品价格之外,阳光采购还能对分级诊疗起到推动作用。

据了解,阳光采购坚持以基层为重点,扩充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目录品种,实现基层医疗机构与二三级医院采购目录的上下一致,这能够方便患者就医取药,为分级诊疗制度提供更扎实的基础。例如,用于降低血糖的药品“格华止”原来不能在基层医疗机构销售,阳光采购后患者可在基层机构就医取药。

专家认为,此次医药分开改革,基层医疗机构与大医院在可采购品种上实现了统一,社区医院能够采购到大医院的所有药品,此举将推动患者前往社区医院就医。

但是,根据统计,目前北京三级医院药品配备数量平均在800种左右,二级医院药品配备数量平均为600种左右,社区医院则一般在300种左右,因而社区医院有可能不会将全部药品配备齐全。为方便患者,北京已要求在医联体范围内的慢病药品目录尽可能统一。

留言回复